【4px集運教學】尼泊爾:震後無寒冬

2016-11-09 09:59 來源: 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長江網訊(長江網汕頭大學i記者 羅伊晴 吳採倩 林琬)2015年4月,尼泊爾發生8.1級大地震。今年6月,長江網汕頭大學i記者尼泊爾報道團再出發,重訪震後一年的尼泊爾。震後一年,尼泊爾還好嗎?

  如果説人們對災難的恐懼出於本能,那麼人們面對災難的態度則是對本能的超越。

  和去年一樣的難民營

  “你們知道世界上哪個國家能在地震後一年完成所有的重建工作嗎?”尼泊爾當地的老師這樣問我們。

  “只有中國。”他回答。

  因此,地震一年後,我們在尼泊爾首都看到和一年前那個一模一樣的難民營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和一年前相比,難民營沒有太大的變化,村民們仍居住在各國捐助的帳篷裏。在一些帳篷外,我看到了熟悉的漢字,正當準備按下快門時,一個穿着尼泊爾傳統服飾——紗麗的老婦人,一手抱着孫子,闖進了我的鏡頭。

(羅伊晴/攝)

  “災”在身後,可是我看見的還有婦人微笑的臉和小孩高昂的頭。“災”前還有半個救,除了自救,還有來自遠方的援手。

  路邊榕樹下

  在尼泊爾第二大城市——博卡拉的一條主幹道,一塊黑底白字的小牌子佇立在大榕樹下。

(榕樹下倡導和平的紀念牌  圖片來自比馬爾·伯哈里)

  這塊牌子是為了紀念在6月20日阿富汗自殺式恐怖襲擊中喪生的13名尼泊爾人。比馬爾·伯哈里(BimalPahari)是紀念牌的製作人,他希望告訴大家:“不管身在何處,我們都是尼泊爾人,我們永遠在一起。”

  他自己也的確這麼做了。 他是博卡拉當地一家青旅的老闆,也是“喜馬拉雅志願者“組織的創始人之一。在2015大地震後,他在社區籌款,帶領幾個志願者在震後的第二週趕往其中一個重災區(Nuwakot),給災民帶去食物、帳篷等物資以及幫助他們重建家園。

(比馬爾的志願者團隊在重建災區房屋  圖片來自比馬爾)

  比馬爾將這次的救災行動命名為”心連心“(Heart to heart),雖然他所居住的城市沒有直接受地震影響,但是同是尼泊爾人,心之間又怎麼會有距離?

(災區村民在比馬爾額前點提卡,以表感謝  圖片來自比馬爾)

  半山老宅裏

  為期兩週的報道活動結束後,其他同學和帶隊老師回國,而我和另外一名同學則留在尼泊爾當地的媒體ECS MEDIA實習。實習期間,有位特別照顧我們的姐姐Namoti。 在地震之後,她主編一本講述災後重建工程的雜誌《Build》,那段時間她經常會失眠,每天工作十小時以上,回家後第一件事也是打開電腦,寫稿。

  “我主編過很多雜誌,但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作品。”Namoti説。在她看來,這本名為“建造”的雜誌重建的不僅是房子,還有尼泊爾人對災後重建的信心。

  Namoti出身於尼泊爾顯赫的家庭,父親是尼泊爾少數民族Limbu族最重要的在世詩人,他作品所獲的榮譽證書、獎牌等裝滿了家裏兩個落地書櫃。單位的同事常常打趣説,以她的條件,根本不需要出來工作,每當這個時候Namoti都會很尷尬地笑一笑。

  因為不想讓讓患心臟病的父親擔心,Namoti不會參加遲於夜晚9點的活動,朋友常常笑她是長不大的乖乖女,但她卻很無奈,覺得朋友沒有理解她的難處。

  實習接近尾聲時,Namoti邀請我們去她家住一晚,就在約定時間的前幾天,Namoti家鄉的親人去世,她要和父母一起回去參加儀式。原本以為計劃就這樣泡湯,可是在約定時間的前一天突然收到Namoti的電話,説我們可以過去,因為我們過幾天就要離開,但是父親還有母親陪着,所以她決定坐凌晨的飛機,自己先回來。

(Namoti(右一)和我們(右二三)的合照  圖片來自Namoti)

  我不知道異國的友誼能維持多久,但就在走進Namoti位於半山的家中那一刻,我在愧疚中帶着一點感動。

  這是一份來自尼泊爾的邀請

  11月9號(下週三)晚7點,圖書館報告廳,

  2016尼泊爾報道團分享會,感受尼泊爾的愛與温度。

  文字| 羅伊晴

  編輯| 吳採倩

  排版| 羅伊晴

  封面圖片| 林琬

 

責編:王衝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